禅修帮助我摆脱了巨大的焦虑

娜塔莉·德莱尼

一直精疲力尽

从我记事起,我就一直在与焦虑作斗争。我对这种感觉非常熟悉,以至于我认同它:“我就是一个焦虑的人”。这种思维模式已经成为我处理生活中面临的挑战的必要部分。我相信,如果我能控制我的外部世界,如果外面的一切都完美无缺,那么我就会快乐。

我经常拿我的焦虑倾向开玩笑,这样我就不必面对这样一个事实:我觉得自己在焦虑的掌控下无能为力。不知何故,我设法将头保持在水面上足够长的时间,以至于在别人看来,我会游泳。我掌握了压抑自己感情的艺术。现在回想起来,我一直都很疲惫。

忧虑夺走了我感受快乐的能力

在全球疫情期间从事医疗保健工作,让我的恐惧和不确定性达到了全新的水平,而我却无力应对。除了这场全球疫情之外,爱尔兰的住房危机也在恶化,这加剧了我对自己未来安全的焦虑。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担心自己的未来,这很快就让我失去了快乐的能力。我把自己的恐惧投射到最亲近的人身上,这开始对我的亲密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我处于战斗或逃跑的状态,对人们以及他们如何看待我变得更加怀疑。一切都是威胁,无论我在哪里寻找,我都能找到支持这种看法的证据。我与他人的联系越疏远,我的世界就越小。这种我非常熟悉的压倒性情绪正在形成一种新的势头。我感到无能为力,仿佛溺水了,只是这一次我无法划向安全的地方。我开始频繁地经历恐慌症。我经常对自己说:“这肯定不是我人类存在的全部吧?”——人类受苦受难,却无能为力。我身心疲惫,厌倦了被外界的潮流所控制和牵制。我知道我不能再假装自己掌控一切,不能一笑了之,也不能指望我爱的人来拯救我,我当然不能等到世界变得完美才开心。

Screenshot_20240504_205944_Instagram

体验禅修的好处

直到现在,我从未认为自己是灵性的,但我心里有一种感觉,我的生活中缺少了一些东西,还有另一种方式。我过去听过一些故事,读过禅修练习的好处,于是决定试一试。我在谷歌上搜索了我所在地区的禅修课程,找到了我附近的噶当巴禅修中心。2021 年 4 月,我参加了第一堂禅修课,立刻感到很自在。

我很欣赏住持老师在传授佛法(佛陀的教法)时所采取的轻松态度,也没有对我抱有期望。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人原因,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渴望时时刻刻真正快乐。

我仔细聆听了佛法的分享,那堂课上有几件事引起了我的共鸣。老师解释说,“无论您怎么弯曲,您最终都会自然落地,只需轻轻地扭转弯曲”,还说“您不是‘焦虑’,这是一种您过于熟悉的感觉,因此您认同它”。在第一次引导禅修期间,我感觉我的心开始平静下来,一种平和的感觉开始自然而然地升起。事情开始变得有意义,困惑的云层开始散开。我意识到我倾向于焦虑的倾向,每次都是如此。我想,如果我的心在短暂的禅修中能感受到这种平静,那么我的心就不会天生焦虑,我可以开始扭转这种倾向。那一刻,我感觉到我的心态发生了转变。我感到很受激励和解放,因为我知道焦虑只是一种我过度认同的暂时感觉,我可以学习一些练习来帮助我减少它的力量,并最终让它停止。

AdobeStock_715612744

我的心平静而清晰

刚开始练习时,我发现简单的呼吸禅修很难。我的心非常忙碌,很难长时间集中注意力。通过温和放松的方式,我坚持练习,禅修练习慢慢有了进步。禅修让我看到了我内心的真实本质。它本质上是平静而清晰的,焦虑和恐惧的感觉就像天上的云,我可以学会放下它们,最终摆脱它们。我开始注意到这种新学到的技能渗透到我的日常生活中。它改变了我看待自己和他人的方式,改善了我与家人、朋友、同事和陌生人的互动。学会爱和欣赏所有众生,并感激这宝贵的生命,这让我与他人的关系更加紧密。

禅修帮助我开始真正地生活

我每天都在学习接受事物的本来面目。发现真正的幸福来自内心,不依赖于外部因素,这对我来说是一次深刻的解放体验。总的来说,佛法和日常的禅修练习帮助我开始真正地生活。我正在学习变得更加活在当下,我深信这条道路可以帮助我无论生活中发生什么都能始终保持快乐和平静。

虽然我的生活并没有完全摆脱负面情绪,但我可以自信地说,它们不再像以前那样控制着我。自从我上第一堂禅修课以来,我再也没有惊恐发作过,也没有觉得自己像个“焦虑的人”。我加入了基础班,以加深我对噶当巴佛教修行的理解,我可以真诚地说,我从未回头。

娜塔莉参加都柏林噶当巴禅修中心
查找您附近的噶当巴中心。

分享您的佛法旅程

如果您有关于佛法如何在生活中产生积极影响的个人故事,并愿意与社区分享,请随时联系我们。您可将故事发送到 [email protected]。我们期待收到您的来信,并与他人分享您鼓舞人心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