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綠度母的灌頂,就是透過綠度母身、語、意的加持,你的相續常住身、語、意給賜予一種特殊的力量。有天,它們會因而轉化為正覺者的身、語、意,我們變成正覺者。這就是個中的意義了。

接受這個灌頂,就打開了作綠度母練習之門,並且於接受灌頂的你與正覺者綠度母之間,達成或建立一種特殊的聯繫。此時的你是個人道眾生,凡夫一名,綠度母則是正覺者,二者成為好朋友!你和綠度母,最好的摯友。
 
接受灌頂後,若果你懷著強烈的信心,誠心依止綠度母,便會直接獲得她的保護和加持。在今生,以至生生世世,她都將會呵護你。其實在未來生,你需要這個的 ─ 今生是很短暫的,或許到明天便結束。過份地執著今生實在沒有意義,因為事實上,到了明天,它可能就會結束。明天之後,會發生甚麼事呢?所以我們需要別人來保護和照顧,就好像母親一般。

要是我們夠聰明,便應如此思維。僅只是當下快樂並不足夠,你知道那是太短了。下星期、下個月、下一年,漸漸加遠,會發生甚麼事哩?我們明白自己是需要別人關心和保護的,而現在正是時候達到這點。
 
當然,在眾多正覺者之間,我們不能說:「這個高尚一點,這個低微一點。這個有力量,這個沒有力量。」沒有此事。只是,他們有著個別的作用。綠度母便有一種獨有的作用。
 
當然,她的巨大恩惠每天都廣澤眾生。一天裏,沒有一個人不曾獲得綠度母的加持。每天,他們將不斷從綠度母獲益。如何做到?除非有些基本的佛法知識或理解,否則起初是難以明白的。不過,我會提供一些簡單的理由。例如,正如我所說,每一天,我們有時會經歷平靜的心情,環境條件亦得到滿足;而最重要的是,我們暫時免受某些問題和痛苦。

我們自出娘胎,立刻有人照料我們,給我們幫忙、食物和衣服。我們接受了那麼多的呵護。接著,我們從不同的人,接受不同層面的幫助。直到現在,每當物質上或精神修行上出現問題,總有人來幫助;每當危機出現,總有人來幫助,諸如此類。雖然,大致上,我們都是處身輪回的眾生,自然會有很多問題和痛苦,但都暫時免受了某些痛苦。一定有人正在幫助我們。

即使是你的母親。為什麼你不會說她是綠度母的化現?例如,我會說她是綠度母的化現,你則會說:「不!她不是,因為她很平凡,她向我發怒,她帶給我很多問題」等等。我說你錯了,因為你平常所見的母親並不存在。你平常所見的母親不存在,所以你說她是壞的、她是好的、她傷害我、她批評我,統統都是錯的。錯的。誰在説明你?答案是:當然是你的母親。你出生後,對甚麼都無能為力。你不會吃,不會說話,一切都由母親照料。從那時到現在,你的母親一直照顧你。可是,你眼中一直照料你的母親、你平常所見的母親都不存在。那麼,誰曾照顧你?這個不斷呵護你的人究竟是誰?我會說是綠度母的化現。
 
可是,你看不見。你看不見照顧你的母親並不存在。你看不見那存在的、充滿關懷的母親,因為你只看到一個自性存在的母親,然後說:「她是好的,她是壞的,她幫助我﹒﹒﹒」然而,其實此人並不存在。我說:「哦,如果你得到某人照顧,那麼這就是綠度母的化現。」如果我們公開辯論,我會勝出!所以,你要仔細想想此事。
 
有人說地獄不存在。他們非常肯定地宣稱地獄不存在,因為他們已經查遍了整個地球。然而,其實他們是錯的。他們總是檢查自性存在的事物,那是不存在的!事實上,它們並不存在。如果我們明白平常所見的事物不存在,便會明白事物僅以名字或顯像而存在,也會明白心靈裏的顯像可以是任何東西。

我們的夢可以表達這一點。許多不同的事物呈現於我們的夢中。不穩定的──好的、壞的。你知道那都是一樣的──僅僅的顯像、僅僅的名字是可以存在的,於是要證明地獄的存在便非常容易了。不過,若果我們尋找自性存在的地獄,便不可能找到。我們亦無法在任何地方找到自性存在的母親。
 
同樣地,一直在幫助你的母親可以是綠度母的化現。不只是你的母親,還有任何修行上或物質上協助你的人。既然如此,不論我們是否佛教徒,也可以細心檢查綠度母是如何永遠幫助我們的。即使是那些否定綠度母的人、那些聽到綠度母的名字會發怒的人,每天都將接受到她的利益,因為這就是正覺者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