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般若波羅密多攝頌》中,佛陀說:

「如果你憑著智慧去尋找你的身體,你不可能找得到。」
 
這樣代表了假若我們借著智慧,尋找自己的心、自己的我及其它現象,都不可能找得到。

這樣證明了我們平常所見的事物並不存在。如果是存在的,何解我們以智慧去搜索,卻找不到呢?如果我們平常所看到的事物真的存在,何解我們以智慧去搜索,卻找不著呢?

由於我們以智慧去搜索這些事物,但是找不到,這樣便證明了我們平常所見的事物並不存在。然而,當我們以無明去找尋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我和其他現象,通常我們都相信自己找著了一些東西。可是,事實上,我們找到了錯誤的物件,那就是自性存在的事物,它們原本並不存在。

我們怎樣利用智慧,尋找自己的身體?通常,我們從身體的部分如手、腳等等,看到自己的身體。這種看自己身體的方法是謬誤的。如今,我們依止佛陀的教誨,應該作以下的思維:
 
我的身體個別的部分例如手、腳等等,是否我的身體?不是,因為這些是我身體的部分。我的身體是部分的擁有者,擁有者和被擁有物不可能為同一體。
 
這些部分的聚合也不是我的身體,因為這是一些不屬於我的身體部分的聚合。
 
除了身體的部分,我沒有任何身體,因為當所有部分消失了,身體也會消失。故此,除了身體的部分,我並沒有身體,因為所有部分消失了,身體也會消失。

通過這樣的搜尋,我們會理解到自己平常所見的身體並不存在,而我們所見的僅僅是平常所看到的身體的缺乏。這個我們平常所見的身體的僅僅缺乏就是身體的空性,也是我們身體的真正本質。
 
以智慧去尋找身體的方法也該被應用於我們的我和其他現象上。最後,你會因此而明白我們平常所見的萬事萬物都不存在。

正如我所說,我們通常從身體的部分看到身體。這種尋找身體的方式是錯誤的,因為身體不存在於其部分。我們已經查察過 ─ 個別的部分不是身體,各部分的聚合不是身體,也沒有別的身體存在,所以身體不存在於其部分。然而,我們平常從身體的部分看到身體。這種尋找身體的方式是錯誤的,因為身體不存在於其部分。
 
不過,身體僅以名字而存在。《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中,佛陀說:「舍利子,色僅是名字而已﹔同樣地,空間亦僅是名字而已。」根據上下文,「空間」意即空性。從這些話語,佛陀說色蘊皆僅以名字而存在,例如我們的身體、房子等等。虛空般的空性亦僅以名字而存在。
 
譬如說,當我們憑著智慧,找尋自己的身體,不但找不到,它還會消失。剩下的就僅是身體的名字。我們身體的名字是身體的世俗真理,我們身體的空性則是身體的究竟真理。兩個真理是同一本質,不可分割。相同本質,不可分割。譬如,我們的身體本身是世俗真理,身體的空性則是究竟真理。兩者 ─ 我們的身體和身體的空性是同一本質,不可分割。

正如《心經》所說:

「空不異色﹒﹒﹒」
 
「色」指身體。

「空不異色﹒﹒﹒」

「﹒﹒﹒色不異空。」
 
兩者是同一本質的。這就被稱為「二真理圓融」。
 
當我們清楚明白自己的身體和身體的空性是同一本質,也就明白了二真理圓融。如此,我們現在對空性的理解也就圓滿了,合格了。
 
所以,我們並非否定身體。身體是世俗真理,身體的空性是究竟真理。二者是同一本質,不可分割的。

如果我們仔細思考,究竟平常所見的事物是否存在呢?不是的,因為它們在空性之中,而非空性之外。於空性的空間中,而非空間外,因為它們是不可分割的。

這主題是極度重要的,是顯密佛法證悟中最重要的主題──獲得解脫和正覺。它是知識物件中最為重要的。故此,宗喀巴大師說:

「佛法的精華就是空性。」
 
這是指理解空性。對空性的證悟是佛法的精華。
 
學者有許多不同的層次,最為無上的是認識萬物空性的學者。另外,還有很多精神導師或精神上師。宗喀巴大師曾說,從芸芸精神導師或精神上師中,理解萬物空性的是無上的。